藏在鬧市里的“四二七”大罷工指揮中心

2021-06-07 09:09 來源 大連晚報

  中共大連地下組織第一個秘密聯絡站——“人和堂中藥店”

  文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 馬征 通訊員 袁曉虎 孔晶  圖 中共大連市委黨史研究室提供

  “人和堂中藥店”是中共大連地下組織建立的第一個秘密聯絡站。它坐落在當時西崗子戲院西邊一條街上,即今西崗區新開路工商銀行后身東風巷3號。

  1926年5月,原山東濟南藥鋪的店員牛蘊山(本名牛嗣玉),因從事黨的地下活動身份暴露后,來到大連。中共大連地委安排他建立聯絡站,他以開辦藥鋪為掩護,開設了中共大連“人和堂中藥店”地委聯絡站。這也是大連地方黨組織開設的第一個秘密聯絡站。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王心峰的爺爺王長全就曾擔任過來往于福紡紗廠和“人和堂中藥店”之間的地下交通員。1907年出生于旅順口區三澗堡農民家庭里的王長全,是“沙河口鐵道工場華人工學會”的發起人之一。為揭露日本侵略者壓迫工人的反動本質,在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斗爭中,他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受到工學會和中共大連地下黨組織的信任,并擔任過中共大連地委的地下交通員。

  “雖然我的爺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但關于他在福紡紗廠大罷工和‘人和堂中藥店’擔任地下交通員的事兒,這些年,我從我父親和一些當年的歷史文獻中也了解了一些。”王心峰說,近幾年,雖然父親年紀大了,記憶逐漸模糊,但每每提起爺爺當年為中國革命所做出的貢獻,老人語氣中仍充滿了自豪。

  突破敵人封鎖 中共大連地委設立“人和堂中藥店”

  “人和堂中藥店”開辦的那一年,在歷史上,大連發生了一件大事兒。

  1926年4月27日至8月4日,大連發生了震驚全國的福紡“四二七”大罷工。

  “福紡”廠,是1905年日俄戰爭后,日本在大連開辦的紡織企業——“滿洲福島紡績株式會社”的簡稱。有工人1200多名。當時日本資本家對中國工人進行殘酷壓榨、剝削和虐待。1925年5月底,大連中華工學會在福紡廠成立了工學會分會,侯立鑒被選為會長,到年底福紡廠已有70%的工人加入了工學會。1926年春,侯立鑒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與工人初玉昆一起于4月1日發起成立了福紡廠工人補習夜校。先后聘請中共大連地委書記楊志云、大連中華工學會負責人傅景陽、唐宏經、高及三等給工人講課。使廣大工人逐步懂得了階級壓迫的根源,懂得了團結起來,反抗壓迫,爭取解放的革命道理。

  1926年4月27日,福紡廠的千余名工人在中共大連地委的直接領導下,在大連中華工學會的具體組織下,為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舉行了震驚中外的“四二七”大罷工。工人們提出的六項改善條件訴求,既有保障工人基本生活的經濟條件,也有爭取人身自由的政治條件,罷工的方向明確,目標集中。

  4月29日,廠主勾結日本警察署以談判為名,誘捕了侯立鑒等3名代表。 5月1日,大連中華工學會發表《福紡紗廠一千二百名工人泣告各界同胞書》,并分發給各界群眾團體。6月,日本殖民當局采取了全面鎮壓的手段。

  中共大連地委和大連中華工學會為了粉碎敵人的封鎖,需要另尋一處安全的地方加強對福紡廠罷工的領導,于是決定在西崗設立“人和堂中藥店”,作為地委的聯絡站,密切保持和罷工工人及各廠的聯系。

  為了隨時掌握罷工的動態和指導罷工運動,工學會和大連特支的領導商量,決定增設一名專職黨的地下交通員,直屬中共大連特支(后改地委)領導。經工學會黨支部研究決定,推薦沙河口鐵道工場第十四期養成所見習生、共青團員、工學會骨干王長全同志做交通員工作。王長全同志機智勇敢,工作嚴肅認真,是最好的人選。工學會黨支部責成副委員長、支部委員唐宏經同志找王長全同志談話。唐宏經對王長全說,“現在福島紡紗廠分會領導工人罷工正在進行中,需要有個聯絡員溝通情況,工學會領導認為你很合適,你同意嗎?”

  王長全激動地說:“只要黨組織信任,我一定干好!”唐宏經語調沉重地說:“交通員的工作很重要,在日寇統治下做黨的地下工作,是極其危險的。行動要謹慎大方,機智靈活,遇事要大膽沉著。一旦被敵人發覺,就要遭到逮捕、坐牢。”王長全堅決地說:“為工人弟兄辦事,掉腦袋我也不怕。”  

  中共大連地委的地下交通員王長全  

  王心峰和老父親在看關于當年那段歷史的文獻

  喧鬧市場暗藏大連黨組織

  “秘密聯絡站”

  “人和堂中藥店”的位置處于如今西崗區新開路東風巷3號。當時,西崗子戲院在它的東邊,周邊的商鋪林立,地處繁華。

  中共大連地委之所以選擇在這里開設聯絡站,一是因為此地處于西崗菜市、西崗子戲院包圍中,各種商家林立;光顧此地的人員成分復雜,三教九流,來交通站的人不易被敵特跟蹤、懷疑。二是因為中共大連地委書記楊志云住在距此不遠的東關街鐵路橋洞西北側原大華窯業株式會社(大連電瓷廠前身)附近。在當時缺乏通訊聯絡工具的條件下,聯絡站設在這里,便于楊志云和交通站的聯系。

  “人和堂中藥店”的持有人是牛蘊山。

  牛蘊山,本名牛嗣玉。牛蘊山是他所用的化名之一。他出生于山東省章丘縣的一個鄉醫家庭。受父親影響,牛嗣玉從小立志做一名醫生,長大后開始到藥店做學徒工。在學徒期間,牛嗣玉接觸到一名藥工是中共地下黨員。在其影響下,牛嗣玉加入中國共產黨。1926年初,牛嗣玉被中共山東地方委員會派到大連工作。

  據歷史資料記載,“人和堂中藥店”是一座二層小樓。在當時的街面上,門臉不大,上面橫懸一塊“人和堂”匾額,門邊掛一條“醫師牛蘊山”招牌。“人和堂中藥店”的一樓是診室和賣藥柜臺,因為牛嗣玉曾經當過藥店的學徒,于是順理成章在這里當起了醫師,平日親自坐堂、診脈、問病、賣藥以掩飾身份,暗中指揮聯絡站的工作。

  “人和堂中藥店”二樓是寢室,也是時任中共大連地委書記楊志云和大連中華工學會委員長傅景陽、副委員長唐宏經秘密聚會的地方。

  王長全帶著黨組織交給他的任務和聯絡暗號,在這里與負責同志接頭。為了防止敵人的察覺,王長全有時扮成學生,有時裝作商人,有時又是農民或工人的打扮,甚至會裝成病人,以看病作為掩護,暗中傳遞信息。

  各基層黨組織的領導人也隨著求醫看病的人來到藥店,把大連人民反帝愛國斗爭和各支部的情報匯合到這里,經過討論研究后,將黨的方針、政策及各項工作的指示傳達到基層黨組織,及時指導反帝斗爭和各支部的活動。這個聯絡站實際上成為中共大連地委的辦公地。大連福紡紗廠大罷工期間,罷工委員會經常在這里開會,研究對策,指導罷工。

  大連中華工學會部分成員在中華工學會舊址合影。

  運籌工人大罷工 

  “人和堂”成指揮中心

  福紡紗廠的工人罷工得到上級黨組織的高度重視。在罷工的艱難時刻,中共北方區委負責人李大釗先后派張熾、鄧鶴皋、尹才一、張式沅來連加強地委工作,改組中共大連地委領導班子。由鄧鶴皋擔任地委書記,楊志云改任組織部長。

  鄧鶴皋湖南安鄉人。他的父親鄧倫源是一位教書先生。那時他的家里有200多畝地。小的時候,鄧鶴皋在他的父親開辦的私塾里面讀書,1919年考入長沙兌澤中學;五四運動時參加了毛澤東組織和領導的湖南學生聯合會,被學生選為長沙市學生聯合會代表。1922年鄧鶴皋在北平(今北京)美術專門學校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今共青團);1923年轉為中共黨員,擔任社會主義青年團北平地委委員、組織部部長,兼中共北平西城區支部書記,直接接受李大釗的領導。

  鄧鶴皋來到大連后,按照李大釗的指示,利用“人和堂中藥店”這個聯絡站指揮福紡紗廠大罷工。

  鄧鶴皋等人積極貫徹北方區委罷工斗爭要“適可而止”的策略方針,多次深入紗廠,同基層骨干分析形勢,研究對策。經過分化與反分化、招工與反招工、鎮壓與反鎮壓的激烈斗爭,持續了3個多月的福紡工人大罷工給予日本資本家極大的壓力,日方終于基本答應罷工工人提出的條件。  

  當晚,中共大連地委連夜召開會議,討論復工問題。鄧鶴皋根據北方區委的指示精神,分析了全國的形勢和大連現狀,指出:“目前黨的力量主要在關內,大連黨組織剛剛建立,我們不占有優勢。因此,只要日方答應工人提出的基本要求,罷工斗爭就應適可而止,不然,硬要堅持下去,群眾斗爭的信心就會遭到挫傷。”經過討論,大家統一了認識。7月26日,勞資雙方達成復工協議。8月4日,罷工工人陸續上班,堅持100天的大罷工遂告勝利結束。  

  大罷工雖然勝利了,但在此期間“人和堂中藥店”來往人員眾多,難免引起敵人注意。1927年初,“人和堂”中藥店被日本特務注意,為了保障安全,中共大連地委決定取消這個聯絡點。于是,牛嗣玉又按照黨組織決定以侄子牛少南的名義在距離“人和堂中藥店”不到百米的“益記筆店”里重建地下聯絡點。

  從成立到取消,“人和堂中藥店”持續的時間雖然只是半年有余,但它卻在大連革命關鍵時期起到了重要的歷史作用,那些在這里點燃的星星之火在未來的革命道路上也不曾熄滅。

  人和堂中藥店聯絡站遺址位于西崗區新開路東風巷3號。

  人和堂中藥店是中共大連地下組織建立的第一個秘密聯絡站 。藥店由共產黨員牛蘊山持開業執照。牛蘊山原是山東濟南一個藥鋪的店員,因黨員身份被暴露,從山東輾轉來到大連,經大連地下黨組織安排,以開藥店為掩護建立聯絡站。

  1926年10月,中共大連地委由中共北方區委領導改由中共中央直接領導,鄧鶴皋擔任地委書記。鄧鶴皋來連后,利用這個聯絡站指揮了大連福紡四二七大罷工。大罷工勝利后,中共大連地委決定取消這個聯絡站,另行建立新的聯絡機關。

  人和堂中藥店聯絡站

喜歡()
標簽 尋大連紅
下一篇:新中國第一次打破世界紀錄

相關新聞

80后和90后区别